灰泥涂料是人类已知最古老的建筑材料之一,使用石灰石、大理石粉末与各种颗粒大小的砂石混合而成。这一古法,自文艺复兴时期,被工匠们代代流传至今。

灰泥具备调节气候的功效。在湿度高时吸收湿气、干燥时则释放水分,有助于室内空气湿度的调节。而灰泥里面的成份石灰,还具备碱性特质,能有效抑制霉菌和细菌繁殖。此外,灰泥会持续地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产生化学反应,固化还原成原本的石灰岩样貌。这样具备机能性的天然涂料,从古至今,不只被使用于建筑物室内的墙面或地坪,也往往被使用作建筑物外墙的的璧面涂料。而古代工匠们,是透过怎样的措施,让在室外的灰泥,久经不受雨水侵蚀呢?以下将为您一揭古代工匠们,使用的古法灰泥的防水素材

蜜蜡【bee’s wax】

纯蜜蜡的保存期限非常长,长到没人知道它多久会坏。据说考古学家曾发现超过千年的蜜蜡,它的性质跟刚做好的蜜蜡几乎一模一样。与古法灰泥旗鼓相当的耐久特性,让「蜜蜡」被古代工匠们,用于古法灰泥墙面的表面层,做为最终防护的材料(一般在威尼斯的古墙,会在完成墙体后四个月施作),蜜蜡能够保留灰泥的纹理、材质本身气味。到了现代,则做为威尼斯灰泥「Marmorino」的表面,防泼水功用的主要材料。

马赛皂【Marseille soap】

法国马赛在1370年兴建第一座肥皂工厂,生产以「橄榄油」为主要成分的皂,因此被称为「马赛皂」。这时的马赛皂是用100%橄榄油(pure olive oil)+碱+海盐做成,油(橄榄油)占72%,碱、海盐等占28%。其后因为制皂工业移到殖民地后,与橄榄欠收及降低成本的考量,修改配方成:油中含有橄榄油72%+其他油脂28%(常用椰子油18%、棕榈油10%),因此「72%」,就成为传统「马赛皂」注册商标。古法灰泥墙面,在墙体刚完成时,表面上所做的初级保护,其所使用的材料就是「马赛皂」加热后的皂水。现代则将「马赛皂」运用于 Tadelakt(摩洛哥灰泥) 三个月定期的表面防水保护。

亚麻仁油【Linseed oil】

亚麻仁油,长久以来是木器涂装的一个选择。跟大豆油、橄榄油一样,它是植物提炼的油脂,可以当食用油。论性质,亚麻仁油是 Drying Oil(干性油),意思是它会干,是故可以拿来作为涂料。亚麻仁油最大的问题是干燥时间太长了,可能长达数周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古人将亚麻仁油加热(聚合反应),冷却后称之为「熟炼亚麻仁油」 (Boiled Linseed Oil),经过这样的处理,可以大幅缩短干燥时间到 24 小时内。近代涂料工厂添加其他的「硬化剂」,达到相同的效果,名称还是叫做「熟炼亚麻仁油」。涂料中添加的硬化剂种类很多,重金属例如「铅」也是其一,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多油漆工铅中毒,这是人类的无知。基于亚麻仁油干燥的性质,古代工匠们也将其做为威尼斯古法灰泥「帕通」 Pastellone 的防水层,得历经 12 道工序得以完成。

橄榄油【oilive oil】

北非摩洛哥是是全球第四大橄榄油生产国。橄榄油做为当地丰沛盛产的天然油,可以防水、减少表面积尘,并能彰显材质表面纹理。因此,摩洛哥传统工艺的泰德勒 Tadelakt (摩洛哥灰泥),不论是防水层或色粉调色的主要材料,都是使用橄榄油。尤其在Tadelakt(摩洛哥灰泥)使用高浓度橄榄油成份的Tadelakt soap 涂抹在灰泥表面,让油脂成份浸润在表面的洞蚀孔缝与光滑面中,让  Tadelakt (摩洛哥灰泥)打造的壁面空间,达到极佳的防水效果,这是为什么摩洛哥的传统建筑,会大量将Tadelakt (摩洛哥灰泥)运用在制作浴池、水槽、内外墙等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