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泥涂料是人类已知的最古老的建筑材料之一,使用石灰石基料与大理石粉末或石屑混合,这一配方至今基本仍保持不变。早在公元前100年,罗马时代的建筑师Vitruvius,在其著作中“De Architectura”,详述了操作灰泥涂料的七个步骤,在后来千年的演变才逐渐从七道的程序缩减为三道。书中亦提到古埃及人、古希腊人和伊特鲁里亚人等其他文化,使用灰泥装饰墙壁,至今在这些历史遗迹中仍能看到。古埃及人也认识到石灰的防霉性和耐久性,经常用这种涂料来装饰法老陵墓的墙壁。

在罗马帝国时期,就已把石灰和大理石的粉末调和成 Marmorino(威尼斯灰泥),作成墙体完成面,约有10CM的厚度,将湿气传导到室外,并让墙体保持透气与结构的稳定性,承受百年的湿度。这样的技术在罗马帝国末期消失了,直到中世纪才重新出现。可能是起源于东罗马帝国的影响,Marmorino在中世纪主要仅使用在义大利北部的威尼托地区,并作为壁画创作的第一道底材。义大利的许多公共和私人建筑物都有大理石或其他石造的墙面 – 由巨大的厚重平板和砌块竖立起来,打造出一道美丽与优雅墙面,并持续千年之久。然而,在威尼斯,任何建筑物的墙壁都不可能完全使用大理石或其他石造墙面。这座建在水上的城市,建筑师只能在必要时,才使用石材来承载地基的承重重量。而其余部分则必须尽可能的轻量化。所以多年来,威尼斯建筑师从古老的传统中,以Marmorino来做为墙面最终解决方案,使这著名的水上之都,拥有在欧洲大陆其他城市一样持久优雅。

在公元十五世纪文艺复兴时期,罗马的建筑设计有了崭新的篇章,建筑师们将矿物的色彩和石灰涂料结合,使得Marmorino墙面拥有了经典的光滑与多层次色彩。十六世纪时,建筑大师Andrea Palladio与雕刻家Alessandro Vittoria合作,将Marmorino的使用带来了最大的曝光。我们穿梭时空到十七世纪,当时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威尼斯共和国的宫殿与别墅,可看到的大量抛光亮面的义大利灰泥。

由于人工技法的繁复与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,在上一世纪初的时候,Marmorino又再次被世人遗忘,直到义大利国宝级建筑大师< span lang=”EN-US”>Carlo Scarpa的大量使用,才被世人重新发掘。现今由于它美丽而强大的自然纹理,许多世界顶级的建筑设计工作室都正大量地使用。